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永利77402 > 新闻资讯 > 蔡国强:《天梯》之后我要想做通往艺术史的梯

蔡国强:《天梯》之后我要想做通往艺术史的梯

2019-09-27 14:11

图片 1

图片 2蔡国强 摄影:吕萌

台海网2月22日讯 据福建日报报道,行走世界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蔡国强:《天梯》之后我要想做通往艺术史的梯子。2015年6月15日凌晨,蔡国强在家乡的惠屿岛上点燃一根火柴,延宕了二十多年的作品《天梯》终于在泉州上空绽放,这是他从年轻时就一心想要放给奶奶看的“最厉害的焰火”。在焰火顺着天梯“攀爬”升空后,蔡国强对着视频里因病重未能到现场观看的百岁奶奶说,“阿嬷,你有看到没”。大约40天后,奶奶便与世长辞。

“今年我正好60周岁,但感觉自己就像一个16岁的小男孩。”20日,在泉州市西街1915艺术空间的草坪上,泉州籍当代艺术家蔡国强说起了一个盗火者的彷徨与执着。

两天前在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展映纪录片《天梯:蔡国强的艺术》正是以这段内容为结尾的。该片是由因《九月的一天》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奖的英国导演凯文·麦克唐纳拍摄,大约在三年前,他由蔡国强好友邓文迪邀请,开始跟拍蔡国强,并最终决定以“天梯”为影片的线索和主题。

和蔡国强一起回到故乡的还有他的第二部纪录片《艺术怎么样?》。遗传了父亲过分谨慎性格的蔡国强,玩了大半辈子火药,是为了给自己带来冒险乃至革命。这一次,他想通过这部纪录片给中国当代艺术“扔块小石头”。他想问一个真正的问题:把中国艺术家外套拿掉,中国艺术怎么样?

图片 3

当然,蔡国强自己同样也要面对诘问。于是,就有了他当天演讲的主题——“说说我的艺术怎么样?” 此次演讲也是他将大半生艺术历程同粉丝的一次分享。

“天梯”是蔡国强少年时代仰望天空时的梦想,他1957年生于福建泉州,1981年离开曾经工作过的泉州高甲戏剧团,进入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学习。1980年代中期,蔡国强开始实验各种火药画,这包括把画布拿起来,在火上烤,油彩会起泡会改变颜色,也包括把焰火棒剪开,倒出火药撒在画布上爆炸。

蔡国强说,喜欢做让自己很感动的事情。而他把自己的感动给了两个让他蜚声世界的作品。

蔡国强:《天梯》之后我要想做通往艺术史的梯子。他从刚开始接触焰火艺术时就与祖母维持着亲密关系,据他回忆,火药每次不同,难以控制。偶然一次,火药爆炸完,画布烧起来,祖母用麻布盖熄燃烧的画布,硝烟被压在里面形成了不同的烟熏肌理。祖母还曾给他提出过建议:“把握点燃焰火的时机固然重要,但抓准扑灭焰火的时机同样不可轻视。”蔡国强从这中得到启示:“这时候我知道了,做艺术不光要点,也要灭。”

2015年在泉州的惠屿岛,延宕了二十多年的作品《天梯》终于在泉州上空绽放,这是蔡国强从年轻时就一心想要放给奶奶看的“最厉害的焰火”。同样,“天梯”也是他多年艺术创作的初心, “泉州这个城市太信风水也太信看不见的世界,我个人就是从这里出发,所以我的艺术一直都在寻找与看不见的力量之间的关系。”

图片 4

从1994年的英国巴斯,到2001年的上海,再到2012年的洛杉矶,他的希望曾一次又一次落空。蔡国强表示,之前在国外那么多次失败,都是对这件作品的成全,“只有在泉州,这一把‘连接地球和宇宙’的《天梯》才是真正的艺术巨制,而非一场令人惊叹的奇观”。

蔡国强:《天梯》之后我要想做通往艺术史的梯子。2010年,在一次主题为《艺术的背后》的座谈中,蔡国强对话陈丹青时说,“很多人问到底什么是对你影响最大的。因为感情是一个艺术家价值观的基础。我今年52岁,我奶奶91岁,所以我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都生活在怕失去她的氛围里。这样的情感构成了我很多艺术作品的基础。我在世界上旅行,很怕半夜接到电话,不管在哪个国家、哪个饭店睡觉的时候,当我半夜接电话的时候都会心跳。”

除了情感需求之外,在蔡国强看来,《天梯》还是一个足以和《大脚印》媲美的作品。

虽然在1994年的英国巴斯,2001年的中国上海,2012年的洛杉矶,蔡国强都曾尝试将“天梯”焰火点燃,但均以失败告终。洛杉矶当局更是以火灾隐患为由强令禁止此项活动。但他始终未放弃,他说:“奶奶一直是我家的顶梁柱,我还很小的时候,她就认定未来我会成为很棒的艺术家,我想为她做天梯。”最终这一梦想在奶奶一百岁时,在蔡国强家乡的一个小岛上完成。豆瓣《天梯》页面上,有网友写下这样的评论,“烧个天给奶奶看。”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担任开闭幕式视觉特效艺术总设计师时,呈现于天空中的29个“大脚印”是蔡国强为中国观众熟知的作品。蔡国强坦承这是自己很难超越的一道艺术高峰,这件作品不仅展示“中国走向世界,世界迎来了中华民族”,同时,还让世界看到中国的时空观。

图片 5蔡国强在纽约的工作室 图片来源:OMA

北京奥运会后的十年,蔡国强在东西方的影响力日渐超出了艺术圈。这个被西方媒体称为“Cai”的人,每两三年便来一次令全世界目眩的巨型展览和表演,他所获得的大众认知也因此更具普遍性。

而除了情感的需求,“天梯”也是蔡国强多年艺术创作的初心, “泉州这个城市太信风水也太信看不见的世界,我个人就是从这里出发,所以我的艺术一直都在寻找与看不见的力量之间的关系。60年代,美国的宇航员到了月球。我感到未来我不可能去宇宙,我挺伤心的,但我慢慢理解了艺术是我去宇宙的时空隧道,但做这个梯子不是为了带我去旅游,我期待的是对话和过程。我觉得500米甚至可以穿过云层直抵天堂。”

他的个人巡回展遍及世界各地每一个顶级艺术机构,每到一地,无论纽约、巴黎、东京还是多哈,都是政府要员和王公贵族想要宴请的人物——这样描述可说并无夸张。

图片 6

在纪录片《天梯:蔡国强的艺术》中,除了2015年完成的《天梯》之外,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为向宇宙发出信号,寻找地球和外星球之间的对话而创作的“为外星人所作的计划”系列;到九十年代在美国内华达州核试验基地,点燃手中鞭炮形成“蘑菇云”;再到本世纪初为纽约中央公园纪念“9·11”事件两周年所创作的《移动彩虹和光轮》;以及2008年被艺术界之外国人所熟知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大脚印”......蔡国强所创作的大量作品都以影像的形式再现。其中,早年蔡国强旅居日本期间的作品,是由当时的日本摄影师荒木隆久跟拍纪录的。

图片 71993年在嘉峪关创作的《为长城延长一万米——为外星人所作的计划》

这些影像都被导演凯文·麦克唐纳用在了片中,不过纪录片并不只是将蔡国强如何创作这些作品的幕后故事串联起来,实际上,它的信息量非常大又逻辑自洽,不仅展示了谁是蔡国强,还试图解释他是如何成为今天的蔡国强。

图片 8为纽约中央公园所创作的《移动彩虹和光轮》

在艺术历程之外,蔡国强的家庭生活和成长经历也首次曝光。片中,他回忆起书法家的父亲把工资都买了书后对他说“虽然我没有养家,但这些书都是留给你们的财富”时的一度哽咽;他太太抱怨做“天梯”太烧钱还不能给太多人看,可在焰火成功点燃后又默默落泪的画面;他自己去探访民间艺术家,看到其所住的上下铺时脱口而出“这才是艺术家的家”的话语,诸如此类的真情流露都令影院观众或为之动容或会心一笑。

如今,虽然纪录片早已完结,但蔡国强的创作还在继续。这一两年,他有感于中国美术界的平庸而开始自己作画,他说在天梯之后,他要做“一个通往艺术史的梯子”。

图片 9摄影:吕萌

界面娱乐对话蔡国强:

界面娱乐:这部电影的缘起是什么?凯文·麦克唐纳是如何加入进来的?

蔡国强:邓文迪是我好朋友,她对电影业熟悉,她就说应该做一个项目。之后他们就去找导演,看了很多导演,最后挑了凯文。他们挑他的最重要原因一是凯文从来没来过中国;二是凯文也不大知道我的艺术。我觉得这样好,他会和观众一样去了解什么是中国什么是我。如果整天来中国拍片的,他就已经有了很多先入为主的观点。

界面娱乐:麦克唐纳导演跟拍您差不多三年,那之前的影像都是谁拍的?

蔡国强:一九八几年开始,就有人帮我拍,当时给我拍的荒木隆久还是大学生,我去参加一个艺术节,他是义工帮我开车,他说他会拍,就帮我拍起来了。那时摄像机少,而且大,还是胶片,很贵。他就一直拍拍拍,最后把自己拍出名来了,很多艺术家都请他拍。我团队里还有个女孩夏姗姗,她也是这部电影的联合制作人,2011年加入的,平时帮我拍展览的纪录片,在法国策展的《一夜情》就是她拍的。

图片 102013年法国巴黎塞纳河畔创作的《一夜情》

界面娱乐:麦克唐纳导演加入之后有什么新的内容,拍摄侧重点有什么不一样吗?

蔡国强:他就是不知道拍什么,因为我做很多展览,在上海做白日焰火,在阿根廷做探戈舞焰火,他拍了很多,大概有两年就一直跟着我。但影片要有一个主题嘛,要有一个线索贯穿始终,他有一段很长的时间都很痛苦,不知道主题是什么。直到有一次我在北京家里和热气球专家讨论天梯怎么升空,因为我决定给我100岁的奶奶做这件事情,要把天梯做出来。那天他也在拍,拍完他说,“哇,太爽了,我现在知道我要拍什么了”。所以说,整部纪录片本来就是一个冒险,你跟着这个人,却不知道拍出的东西最后到底会变成什么样。

图片 112014年上海黄浦江面《白日焰火》

界面娱乐:在整个拍摄过程中,您跟他会有分歧吗?

蔡国强:最大的问题就是他永远问你,为什么要和中国政府合作,十几次采访总要一直问这一句话,我都烦死了。他就一定要非黑即白,我跟他说,我是对这片土地和人民,有一些责任和情感,很多时候能帮助这个社会越来越开放,你能做一些事情。这个国家有几百万、上千万的知识分子,他们也不一定支持现在政府的一些想法,但他们都用自己的行动在使社会慢慢地好起来,这是一种现实。

图片 12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大脚印”

界面娱乐:这部纪录片去年秋季在netflix上播放,版本有什么不同?

蔡国强:导演凯文的版本是比较小资的,就是文化人、艺术人爱看的那种,节奏很慢。netflix买下之后,他们又请了洛杉矶的剪辑师剪,剪了节奏更快的一版,当然这个版本也是征得导演同意的。这次上影节放映的是在netflix版基础上修改的版本。

图片 13在美国白宫墙外创作的《红旗》

界面娱乐:观众在现场看和用影像看您的作品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蔡国强:就相当于能做爱和看AV的不同,这谁都知道,那个现场紧张的感觉和看AV的紧张是两种概念的。还有看人现场在打架,在格斗,和看武打片是两种概念。

本文由永利77402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蔡国强:《天梯》之后我要想做通往艺术史的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