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永利77402 > 当代艺术家 > 当代水墨面临的问题

当代水墨面临的问题

2019-08-30 21:52

他试图以工业文明生产的“第二手物质”如人造毛、电话线等复合现成品材料,从现代文明的冲突中探讨人与历史、人与自然和人与当代文化生态环境的关系,并转换出他在其中的立场、态度。或者说他以工业垃圾按照自然生态的菌种、植被极度夸张视觉样式,仿佛是惊悚影片中的怪物,突兀地呈现在观者眼前,视觉的张力产生出对心灵的震撼,实现了在新艺术语境中的自由穿越,强化了一种对现实的无奈和无法把握的无限冲突与矛盾。被挟在其中的我们,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在“无形”与“有形”、“虚”与“实”的结构中,都融入一个日益物化的都市现实所处的尴尬境地。更进一步地指涉他不但感受到古老文化的衰微,也洞察了所谓“新兴”文明的危机,而这种危机往往是许多社会进化论者所刻意规避的问题。在这里,他更为关注的不是现代化带给人们的诸多实惠,而是直接面现代化的现实与虚妄,并发出一个具有批判姿态的艺术家声音。他的这些装置作品所传达的意象,以及那些令人困惑的景观仍在继续发生着,像是变异的病毒在吞噬着人类,“我们”很难寻觅到真正活着的姿态和精神的栖居地。因为现代化的高速发展,冲击并颠覆着传统的理念和生活状态,几代人延续下来的古朴的生活方式所孕育的纯净平和的生活理想,与现实的距离越来越大,甚至成为历史背景。冲突和压力是明显的:一方面人们渴望有更高的生活品质、便捷的城市功能、现代化程度高的消费享受;但另一方面,现代化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竞争,产生的种种问题和可能性,让不同的族群体会到不同层次、不同方面、不同性质、不同价值取向的失落,许多以前不曾料及的问题出现了。文化的多元性面临着丧失的危险,城市与乡村的文化形态都经历某种《挤压》,古朴的生活方式以及它所代表的文化精神、伦理法则都在经受强大的冲击。这种冲击的严酷性在于,它悄悄地摧毁了包括信念在内的许多精神的东西。从这个意义考量,我们都面临着意外失控的境地,无人可以置身度外。

第二是绘制型水墨:就是不用传统的“笔墨”方式而采用“普遍性”的绘画方式来绘制水墨。水墨的工具材料只是一种普遍性的绘画媒介,这一类的代表样式是抽象水墨和表现主义等水墨方式。与写实水墨不同,抽象艺术和表现主义这两类艺术方式似乎更能与传统水墨效果相融合——如将传统水墨画的某些局部进行放大或变形;或者将笔墨的意象进行强化处理,笔墨的点线和写意性与抽象艺术和表现主义艺术有某种天然的相似性(所以上世纪90年代抽象水墨和表现主义水墨成为重点)。绘制型水墨由于抛开笔墨的唯一性,在水墨语言转换上可能性更大,也较容易与本土文脉发生关联,既容易发挥水墨的特质,也容易吸收欧美的艺术经验和创作方法。因此,成为当代水墨的主要方式。

另一个标准是艺术家的个人创作与时代的关系问题,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笔墨当随时代”,即水墨艺术在当代文化语境中如何寻求、建构当代价值判断的新可能性,以及水墨艺术在当代转型过程中的创新与边界等等,已成为实验水墨创作亟待解决的问题。在我看来,每一个历史阶段的文化形态都会相应地产生不同于以往的观念和话语表达,在艺术上的表现更是如此,随着时间、历史的推移,人们对人文领域认知的深化和新媒介的发明与应用,在观念、样式、语言方式上也随之发生一系列新的变化。判断一位艺术家作品的意义或价值在于其作品的表现,是否与他自身的生存环境、成长经验和他个人的或集体的记忆有一个较为直接的联系; 同时,造种联系是否与当下的文化情境或文化生态有一个转换的对应点,并依此思考、测度现实的变化,以及由此反映出艺术家对现实的态度或立场。再深入分析下去,就涉及到艺术家创作中题材的选择、文化资源的利用、媒介的把握和话语方式等具体的细节内容。当然,这种细节是以其创作观念为基础的,即在创作意识上的现实文化针对性。这就又引出对当代艺术家身分概念的理解。真正含义的艺术家是以视觉造型的方式和手法,以探索性和批判性的立场和态度,通过思考、反省来表达对所处的社会生存环境、内心体验、人文关怀的终极诉求为归旨,强调的是与现实社会的某种疏离的边缘的姿态,发出一种与现有社会秩序、时尚潮流相悖反的声音。倘若按此标准,许多艺术家带有个人化的、唯美的小品性创作就不在讨论的范围内了。或者说,对众多痴迷于传统笔墨技法和所谓意境的水墨画家而言,那只是对当代文化境遇的一种逃避,一帖涤除现实喧嚣的清凉剂。“逃避”似乎是它唯一的当代性表现,而且是一种廉价的与当代之间的关系。他们的探索只是停留在材料和题材以及语言变化的有限实验之中,在观念上还是延续或延伸着美术史上已有的审美意识、越味而无法超越。

概括来讲主要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书写型水墨:这一类水墨是以传统水墨的“笔墨”方式来表现当下的社会问题。虽然画面出现的是当下的场景,但水墨语言和背后的方法论还是传统的。在水墨语言上并没有真正的转换和创造。当代水墨之所以为当代,关键还是新的创作观念以及新的创作方法和形式语言。用传统笔墨表现当下题材,这是现在许多当红的水墨画家通用的做法。这一类的创作方式其实并不当代,而只能算是当代题材的传统水墨。

我在此谈及上述的看法,并不是说黄致阳的水墨绘画和装置创作被我定位在“实验水墨”的范畴内,而是试图说明当代艺术家都面临着这样的一种现实文化处境。具体来说,就他的作品而言,我发现有二点非常值得探讨。

图片 1《园》 纸本水墨 沈勤

抽象语言的宏大叙事

水墨艺术有自己的问题逻辑,在当代艺术看来没有意义的绘画语言问题,在本土艺术的发展逻辑中仍是有现实意义的问题。水墨艺术的这种问题逻辑与特殊性决定了水墨不可能与国际当代艺术完全同步,不必为当代而当代。与当代艺术保持某种距离更合适水墨的发展。

二是黄致阳在从事水墨绘画的同时,一直在观念和媒介材料及方式上,做装置艺术的延伸实验。从他早期的《植树计划》(1994)、《忧郁森林》系列(1995)、《毛弹》(1995),到《Tides Sky》(1997)、《地衣》(2001)、《生物风景》(2001——2002)等大型装置,已抛弃传统水墨的手段。

传统水墨并不看重创新,但是今天的人们受创新思维的影响对水墨艺术有创新的期待,当代水墨要体现人们的这种创新心理。对于当代水墨来讲,水墨创作不再仅仅是人格修炼的方式,而是一种创造性活动——创造性是首要的,只有在有创造性的作品中人格的呈现才有意义。在那些毫无新意陈陈相因的作品中的人格表达是毫无价值的。

装置艺术延伸实验

第三种是观念型水墨。就是用西方观念艺术的方式做出水墨的效果。具体做法是多用装置、影像与水墨效果结合。用水墨的效果和材料来做欧美当代艺术的流行样式,这一种水墨创作实质上已不是本土意义上的水墨艺术,它缺乏内在的本土文化特质。只能算是欧美流行的当代艺术的水墨效果。从以上三种水墨方式的分析可以看出,在当代水墨中,真正有创造性的水墨语言并不多。

对于“危机”这个词我们可以有不同的理解,进而作出不同的解释和表达。而黄致阳的表达提示出一种艺术上的转换,或许还会给予我们一种对危机的认同。正如我们在观看他作品时所获得的警觉以及引发的联想一样。那么,作为实验艺术家黄致阳来说,他的这种探索是止于形而下层面的形式,还是建构于实验水墨当代精神审视的形而之上呢?显然,他都是有所思考的。在他的作品中,有生命、宇宙、游魂,以及“迷离错置”的空间、场域等等“宏大叙事”的元素,虽然是以一种水墨绘画和装置的抽象性语言来表达意向的,但观者能明显地感受到生存的困境、人性的乖张。这是黄致阳个人经验、体悟的直接性展开,也是他“纪实与虚构”的实验方式。他执著的探索精神与苦心孤诣地营造着自己的艺术之塔,使他的创作在实验性艺术的范围中具意义与价值,无疑也为实验水墨界的当代性转换提供了不可或缺的个案研究线索和踪迹。

今天的中国社会是一个很有特点的社会,其丰富性、复杂性为艺术创作提供了许多完全不同于欧美艺术经验的资源。现在,大家开始静下心来重新定位本土艺术的坐标,重新思考水墨艺术的发展方向。随着本土资本的介入,艺术家们也不再只盯着外国的艺术样式。本土文化的特质越来越被艺术家们重视。超越传统的“笔墨”决定论、超越西方的“观念”决定论,建构有本土特质的当代水墨已是大家的共识。对传统的批判已经转换为对传统水墨程式化继承方式的批判。本土传统与当代性不再对立,传统和当代同样都是水墨创作的资源。本土传统在一定程度上既能建构当代性的本土特征,同时,当代性也为本土水墨艺术提供了新的空间和可能性。使当代水墨的实践与理论如同传统国画那样成为大众知识的一部分,这样当代水墨就融入到中国本土文化之中。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以为黄致阳的艺术创作正是试图在观念、样式及语言方式上带有超越传统规范和模式的实验艺术。从他作品的主题和观念来看,其针对所谓现代化过程所引发人的内心焦虑与恐慌,并于作品中暗藏着“危机”的概念。现代化的影响涉及人类生活的各个领域,尤其体现在认识论上对于主体无限能力的崇拜以及经济领域对于自然资源无节制的开发,这正是现代化得以滋生的土壤。当现代化以其动人的诱惑和无以复加的趋势向我们呼啸走来时,它高高擎起的正是科学这面大旗。科学的价值观向我们保证,科学提供世界的真相,它是超文化的,没有阶级性、民族性,甚至也没有时代性。这种观念为文化的全球化提供了哲学基础。潜隐于人类现代化背后的“危机”正是这种现象的表征所在。而艺术家创作的动力是现实与艺术家内心的冲突,它检验艺术家的人文关怀和价值取向,它潜伏在视觉形象的深处,成为精神的张力。

经过这么些年的实验,当代水墨已经形成了与传统水墨包括中国画不同的创作方式。当代水墨既不能用传统水墨理论来解读,也不可以用西方当代艺术理论来解读。当代水墨要干什么?要解决什么问题?当代水墨的当代性是什么?是西方当代艺术的当代性?还是本土当代性?是否存在本土当代性?这些都是当代水墨面临的理论问题,在这里,本土当代性是问题的关键。是否有本土当代性还没被我们发现?是否在当下中国社会中有许多当代性的因素没有被我们整合?是否存在着不同于欧美经验的另一种当代性?这些都是当代水墨在理论上需要清理的问题。当代水墨急需要建立一套自己的理论体系,包括关键词、基本概念、方法论等。

本文由永利77402发布于当代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当代水墨面临的问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