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永利77402 > 当代艺术家 > 黄致阳 :符号构成的趣味

黄致阳 :符号构成的趣味

2019-08-30 21:52

黄致阳是一位有内涵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也是一位有气质的中国当代艺术家,还是一位具有学究气 的中国当代艺术家。

2015年6月6日下午,“云山诀——邹操艺术作品展”于今日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为何桂彦、杨杰,易英担任学术主持,展览共呈现艺术家邹操的架上绘画、装置、文献、以及采用国际知名品牌ThinkPad的新技术手段完成的观念影像等艺术作品,现场还设有可以让观众体验的互动性作品。艺术家通过艺术与科技的巧妙融合,将传统资源纳入到了一种新语言的重新编码与表述中,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可供参考的范例。邹操早期的作品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特征和观念性语言,他用了大概10年的时间完成了以“指纹”为图像符号的15个系列的创作。这些作品集中探讨社会个体身份的生成及建构与社会历史、政治权力、文化差异之间的矛盾张力。邹操凭借其哲学与艺术学双重学术背景的知识结构专注于个人的艺术探索与实践,从2007年开始,邹操的诸多作品频频受邀参加各类国际展览,成为备受海外关注的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在国际上受到的认可也让他产生了困惑,西方的审美趣味让这个中国艺术家产生了某种焦虑,自身的文化经验也在呼唤他越来越迫切的想要回到东方。随着综合国力的日益增强,中国已成为国际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国的国际文化形象与经济发展态势相比,却呈现出一种并非同步的状态,尤其是对于中国当代艺术而言,目前正面临着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中国艺术家应该给世界提供什么样的当代艺术?在这个问题的启发下,邹操将视野主动转向了中国传统文化资源,开始关注与思考当代艺术体制和文化全球化的问题。这种回归,让他把落点锁定在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山水画上。山水,以山川自然景观为主要描写对象,形成于魏晋南北朝时期,隋唐时独立,在五代、北宋时趋于成熟,是中国艺术最重要的画科。邹操向往纵情山水之间,感受天地万物,感悟人生的状态,尤其偏爱米芾、赵孟頫、黄公望等人的作品。邹操认为,信息是作品要传递的最根本的内核,方法、手段、材料都是辅助信息而存在的,信息才是原始发动力。之所以选择山水,看重的便是山水在中国传统哲学、审美、绘画等领域的特殊意义。当创作的核心信息已经确定,如何转换转译,又成为必须要思考的问题。当邹操将信息锁定在山水画、将语言锁定在当代艺术时,编译编码的过程便启动了。他这次最新的个人艺术展“云山诀”便是他探索的一次呈现。此次展览以“云山诀”为题,目的就在于探讨中国当代艺术如何实现对中国传统文化资源的有效转化。“云山”既作为中国古代山水画的直观指涉,同时又是整个中国传统文化资源的典型象征;“诀”则强调艺术家的创作智慧与当代艺术创作方法论方面的建构,试图为当代艺术如何诠释传统、如何演绎经典、如何以个人化的创作观念与语言表述,依照自己的创作逻辑不断推进和探讨当代艺术发展新方向。虽然形式多样,但这些作品在创作逻辑上都将中国传统山水作为一个母题,探索当代文化和新技术语境中传统文脉的继承、延续和转译,充分展现出艺术家以本土文化逻辑与现代性诉求进行的传统文化思想资源转化的创造性尝试。“艺术是无国界的,艺术家是有国籍的”,邹操说,“我的创作是一种文化自觉之后主动的文化选择。”中国有几千年历史,我们如何才能在世界舞台上站立,最有效的就是去回溯历史。回到传统的源头,回归的是精神内核——东方人与西方人不同的思维模式。当语境变了,邹操找到了传统与当代的契合点,将这些传统资源纳入到了一种新语言的重新编码与表述中,他的这种尝试也为当代艺术提供了一种可资参考的途径。图片 1

黄致阳的这些品质来自于他在台湾所受到的基础教育,他拥有的知识以及对文化的理解和对文化问题的兴趣,使得他的创作呈现出了比较独特的多元方式。尽管他像很多当代艺术家一样游离在水墨、 装置、影像等多媒材之间,但是,他的所思所想却以特立独行的路线无不表现出文化性的追求,在艺术的本体上焕发出时代的神采。他努力探寻艺术中的一些深层次的问题,甚至在哲学和宗教问题上纠缠,不惜以牺牲审美为代价。因此,他的艺术方式在语言方面的表现呈现出多元化和阶段 性的特点。

邹操 《一指云山》 布面油彩 2007年作

对于一位艺术家来说,建构、发现、重构个人的艺术语言体系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体现出艺 术的核心价值,或许会成为毕生的追求。所谓的“衰年变法”就是这种一以贯之的努力。绘画或艺术的语言体系在黄致阳那里 ,从平面的水墨到空间的装置 ,从水墨的境界到色彩的世界,从现实的“产房”到虚幻的《祥兽》,从意想的《巢穴》到具象的《地衣》,其捉摸不定的变化,包括在审美体验上的异常,只能在精神世界中找到它们的趋同。这种在语言方面的跳跃性,更多地反映的是他内心的 活动,让人们难以预测他接下来想什么,还想干什么。由精神世界出发,黄致阳在艺术观念上的表达正是以这种语言的跳跃性,来构建属于他自己的“当代”。

《一指云山》系列作品并不是对中国传统山水画作笔墨语言的模仿,而是艺术家尝试从形式和媒介上将中国古代山水通过自我的“指纹”符号转化为当代全球共知的图像语言,这意味着将古、今、中、外不同的文化资源通过艺术家自我的私人化符号(指纹)进行重构与转化。其一,《一指云山》系列作品剥离了“原始”山水语言所具有的描绘性、叙事性,将这种再现性的经典图像进行了当代方式解构;其二,指纹构成的山水从某种程度上也消解了传统书画中的视觉与心理空间,虽然,作品图像整体的图式与古代的山水似曾相识,但在视觉空间与心理空间的表现力方面却被大幅度地削弱。也正是对“原文本”中的时间、空间的“破坏”,新的可能性才得以实现——《一指云山》被重新纳入现代主义的平面性之上,这也就意味着,此时的《一指云山》更像是一个视觉符号,其意义在于一种提示,表明与传统绘画的某种关联。而“平面性”、“符号性”成为了画面的主要特点,这便为艺术家给作品注入“波普化”因素铺平了道路。作为一种审美趣味和视觉机制,“波普”从一出现就与消费社会、机械复制、大众文化等话题息息相关。对于艺术家而言,视觉的平面化、图像的符号化、审美的波普化,一方面在于立足于传统与当下、中国与西方所形成的参照系,借助于语言的解构与重组,力图完成艺术语言的个人化转译;另一方面,将新的、符码化的传统绘画视觉资源置于消费社会的语境,也是对当下过度地、表层化地消费传统文化所进行的反讽与思考。

多年来,黄致阳在其作品中一直提示人们他对符号所持有的特别兴趣,并变换着方式向人们展示他与观念连接的各种符号。他从创造一个符号单元开始,构建他艺术中丰富的符号扩展,而他的这 一符号也不是一种唯一的特性,他依然在多种符号的构建中表现出多元的艺术特点。《千灵显》系列中的符号组合,不管是“山 灵”还是“游聚”,所表现出来的组合中的规律性的趣味,其理性的表达正吻合了黄致阳的性格特点—其严谨处像哲学家的思辨。他不断玩弄这种绘画中的趣味表达, 还通过像《恋人絮语》系列中的另外的方式,把符号视作构成人的机体结构的形象单元,使得符号与构成在形体的范围内呈现出一种规律性的趣味。同时,他以这种趣味所带来的黑白关系,表现了超强的绘画表现能力。与之不同的是,在《 形》系列中,他以一种笔法构建的形象符号,大到整体的造型,小到造型构成中的一个局部,同样可以扩展到《北京生物》系列之中,同样可以成为《花非花》的基本元素,其相似的符号性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形象单元,却在随意而安的绘制过程中表现 出符号的特征。他说 :“从一点一滴开始累积自己的绘画记号和符码,探索自己所谓的空间、图示、 形式,无所不企及地跟外界、社会、环境对应的状态下来完成这个事情。”因此,累积符号与强化 符号就成了黄致阳绘画中的一个特色。

图片 2邹操 《游于心》 2013年作

黄致阳没有满足于在平面中建构符号的趣味性表现,因此,他没有止步于仅仅是平面的诉求。他几乎是用同样的观念将这种符号的构成运用到大理石上,并在装置的空间关系中表现与社会和环境 的关系。他根据石头的外形去精确地计算线条的走向,当这些线条构成与石头外形相关的空间关系 时,同样是在规律性中表现出了这种规律性的趣味。黄致阳像空间工程师一样既把握个体,又在精心布局整体的空间,这之中他所表现出的对空间的兴趣也成为他艺术特色的一个方面。

艺术家将自己的心电图用亚克力板制作成层叠的中国“山水”置于鱼缸中, 7条鱼在“心灵山水”之中自在游动;对侧的墙壁上配合心跳的声音显示跳动的红色光点,形成运动中的心电图效果。如果说中国古代山水是“人游于物”以此来体现主客交融、主客和合一,那么,反之在该作品所构成的整体情境氛围中,让“物游于心”同样也是这种思想的表征。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强调主客体之间的统一,在对待人与自然的关系上,强调人与自然的亲和关系,以征服自然为己任的意识并不强,正如《庄子》所述“物我两忘,天人合一”。而这种思想在艺术上则表现为在生命个体的“心”、“性”当中来发掘艺术的本源。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最高成就多表现在山水画上,而山水画正体现了人纵情于山水之间以此来把握其对宇宙天地万物的理解和自我精神解放。所谓“游于艺”同时也意味着以艺术的方式在心灵之中游走,作品中的七条鱼同时也是魏晋名士“竹林七贤”的隐喻,即是艺术家对先贤的致敬,更是其实验艺术让意志自由游走于“心灵山水”之间的直观图解。

本文由永利77402发布于当代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黄致阳 :符号构成的趣味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