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永利77402 > 当代艺术家 > 心灵的寓言

心灵的寓言

2019-11-15 13:31

心灵的寓言。心灵的寓言。心灵的寓言。主持人方卉前不久在中国美术馆展出了年轻女画家齐勇立的作品,很显然他的作品受到了像米罗这样的现代艺术大师的影响,同时也揉进了中国民族民间的特征,和她那富于幻想的心灵情感。这种独特的风貌,吸引了观众和美术界的专家。去年西班牙著名艺术大师米罗在北京的展览引起相当的轰动,米罗率真纯朴强烈的风格打动了众多观展的人们。最近一位来自河北的年轻女画家,齐勇立的展览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美术界的专家和普通爱好者都对这个展览的作品,表现了极大的热情。

中国美术馆展出油画装饰画、铜版腐蚀构成形式装饰画共七十余件。6月12日美展开幕后,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美术理论家陶咏白主持,在美术馆会议室召开了齐勇立作品研讨会,邵大箴、李化吉、袁宝林、郎绍君、刘曦林、刘骁纯、翟墨、贾方舟等著名美术理论家和教授应邀出席了研讨会,会上,各位专家对齐勇立画展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的同时从爱护培养人才的心愿出发,对齐勇立也提出了不少中恳的意见,以下为研讨会摘要发言记录。 陶咏白:近来河北出了不少年轻的女画家,今天又送来了齐勇立是更年轻的小姑娘,她的画打开了我们的眼界和思路。现在我们邀请勇立的父亲介绍一下齐勇立的情况。 齐梦慧:勇立是七零年生的,读了美术职业高中,91年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后分到石家庄博物馆工作,几年当中这里搞了很多美展和其它文化活动,这使她增长了很多知识。平时她除了日常布置展览、当讲解员、临摹文物,也喜欢唱歌、跳舞、应邀参加服装表演等,当然她最专心的还是看书画画,常参加在这举办的美展,她看管了很长时间毗卢寺壁画(摹本)展厅,她很喜欢这些画,为了研究,她读了不少有关佛教文化的书籍,的确有不少佛教文化融进了她的创作。她今年26岁,但性格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子特点,她有一颗很纯洁善良的心,她的夙愿是希望自己一生能画很多的画展示她善良的心,为社会多作善 事,将来能为希望工程奉献自己的力量。她的这些画中心思想是愿世间充满爱,充满友谊、充满欢乐。她画画有很多奇特的地方,93年3月至4月仅一个月的时间,心里想画的画特别多,一连气画了七十几张白描构图,八届美展她也画了一张《世外狂欢》的画参评, 虽未入选全国美展,但在省里展出时,受到各方面的鼓励,自此下定决心,画一批画出来,将来能在中国美术馆搞个人展览,就这样近两年的时间里,付出了艰辛的劳动,搞出了这四十幅作品。她作画还有一个特点;稿子起好后,从一点开始,画到完为止,从来不改动;她作画时不要别人在一旁打扰,好象把自己融到画境里去,其它事情一概置之度外;她作画不照搬别人的作品,也没有色彩稿,按她的说法是不要想得太多,跟着感觉走,顺其自然,这批画就是这么画出来的。简要就介绍到这里。感谢各位专家百忙之中出席今天的研讨会,希望各位从支持、培养人才的角度多提宝贵意见,我代表河北办展的研究会和勇立的家长 对各位表示深深感谢。 陶咏白:下边请大家谈谈对勇立绘画的感觉,有什么看法给予指导。 刘曦林:勇立给我们美术馆带来了很新鲜的感觉,她的作品有她自己独特的个性,她创造了一种独特的艺术面貌,作品是非常美的,也是非常纯洁的,很高兴看她的画。我想说这么几句,无论叫油画,或者叫装饰画,还有一批铜版腐蚀装饰画,这都是一批很好的画,这些作品都很新鲜,如果说特点,这些画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保持了一种小姑娘那种纯真特点,对这种纯真我想到两点,一是儿童画,二是齐白石老爷子晚年返朴归真的那种童心,我觉得这是在艺术中非常珍贵的东西,在座的有比我年长的,也有年小的,都经过学院派训练,训练之后得到了很多知识,这当然不能抹杀,但是画起画来这些东西往往使人直观的、最美的、非常纯朴的那一面,很珍贵的东西很可能就丧失了。而勇立的作品就有这种非常可贵的东西,她那种真挚的纯情的感情在画面上通过自己自由的想象,都表现出来了。而且是那么投入的表现。现在很多画家的画不够自由,但在她的画中却不同,她的画中有童心,在她的想象中有一种真挚的感情投入,画中画出了韵律感和节奏感,看来这种韵律感和节奏感 正象勇立所说所理解的,这里边是否有一种佛教意识、气功状态、太极图意识或者叫阴阳转化的一种意识有关系,我也摸不太清楚,这些都属于进入最高境界,处于完全自然状态中形成的东西。下一步我想到纯真这个阶段之后,要有一段忘我的阶段,忘我地学习别人的东西,比如敦煌壁画要研究,这是很重要的课要补,看中国民间艺术,研究农民画,研究中国古代 绘画,法海寺壁画就值得研究,通过学习提高了认识,达到了新的高度,目前画面上来说细致的画风工艺性的处理,还是很有特点的,是否在疏密上再下点功夫,不同的感受表现在主色调上要加强。 翟墨:看完这个展览特别喜欢,比看图录感觉更好,我有四个方面的感觉。第一有宗教的神秘感。她画这些画的时候,是一种不由自主地被一种什么力量牵引着走到这个奇妙的世界去的。这也是使我对这些画引起兴趣很重要的原因。这真是说不清道不明,好象没有看过,又好象在梦里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么一个奇特的世界。这种神秘感是很珍贵的。第二,少女的纯洁感或者叫圣洁感,这正是齐勇立的画和纯粹宗教画的不同之处。这里很少宗教故事的图解和教义的宣喻,更多的是童话般地天真奇特地自由想象,画家是位芳龄26岁的姑娘,但其心态更像16岁花季的少女,保留着儿童的赤子之心和少女的圣洁之情。在她的画面里没有与人那种勾心斗角、落井下石那种肮脏污浊的东西。也没有现代艺术那种性的放纵,性的丑恶面的展示,而这里非常圣洁纯洁的干干净净的净土,充满画面的是奇花异草,星闪月耀,云舒水卷,鱼跃燕飞。人禽相爱相亲,万物和睦相处。走到这个环境里边去,把人的心灵给净化了的这种感觉。第三,现代的构成感,她的画有很强的构成意识,画面的结构安排疏密 均衡(包括前面的铜版腐蚀画)都表现了她有很强的构成意识。第四,有较强的工艺制作意识。我觉得前三个感觉是应该充分肯定的,特别是第一个感觉,想象力、儿童画、民间美术、岩画和各方面营养的吸取创造成自己这种心灵世界,这是包括很多老画家在内所不具备所没有的,这是画的心魂,这一点要特别珍视,第二点少女这种纯洁感,她这个年龄必然是这种阶段,但她还可以继续发展,还可以更丰富,随着对人生对宗教对整个宇宙,这么一种感觉的发展还可能会有演变,她不会仅仅停留在圣洁的纯洁的小天地里,随着视野的开阔,感受的增加,她可能会想得更神秘,在更丰富的境界扩展,第三这种构成感,不要紧紧追求平衡感,要考虑画面的大疏大密,大空间大空白的节奏感,先求险而后求平衡,要打破这种完美感,现在太完美太舒服了,宗教是社会和人的折光反映,它这里有很多失衡的东西,因为天地 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对万物并不都是仁慈,有仁慈一面,也有不仁那一面,比如地震、暴风和各种天灾的发生,这些也是大自然平衡宇宙的一种手段,一种发怒,有了这种天灾,才使得自然更良性循环,这个东西不应该回避,如果把这个引入你的画面,就会更加丰富,有震憾力,除了优美之外还会有这种宇宙感、自然感的壮美产生。第四点装饰的制作感我倾向淡化,减弱一点,如果搞得太工艺性了,变成了一种工艺品,它的艺术价值就降低了,也许可能好卖,有的人愿意拿来装饰房间,可这种手味就弱了,民间工艺品特别受欢迎,一旦上了机器成批制作它的价值就降低了,要有这种优美的手感,手味是心灵直接转达的感 觉,要保留更多一些,它的艺术价值就会更多,我就说这么多。 李化吉:从创作意义上讲,齐勇立她自我内向,注重静观思维,做画方式也是非常尊重个人心态,随着意念所向,自由、自然地发展。所以线描稿是一次完成,色彩定稿也是一遍完成,没有色彩小稿,不加涂改、干干净净,因此认为她父亲齐梦慧严肃经营的作西方式太苦太累。这种珍视自我心灵所选择的创作方式,因为有一种美的追求,并没有把自由变成失控。齐勇立的画风属于装饰风格,构成观念重彩技法是她造型特点的重要基础。给我鲜明的感受是线、形、色的组合所产生的韵律感,她喜欢用飘飘的曲线、流动的形体和色块组织在一起,如潺潺清溪,袅袅轻烟,一切都在轻轻地飘动着,像行云流水,舒展和谐的流动感,欢畅而不纷乱。色彩使用无笔触的渲染和归纳处理,清澈澄明,绚丽而不驳杂,并带有神秘和梦幻的意趣。在《世外狂欢》、《祈祷》、《桃源渔村》等作品中能感受到她对美追求的特质。齐勇立所表达的自我体验,不是做出来的,她整个生活是处在没有动荡和平安定的社会环境之中,从小受家庭浓重的艺术氛围薰陶,更得到完整系统的训练直到大学美术系毕业,在同一代青年中属于十分幸福的类型。作品中流露出的欢乐感,应该是生活、心灵的反映。她的画是从内心反映出来的,这是非常纯洁的东西。她向往纯洁的净土世界,笔下的绚丽,正是心底虔诚的祝福。她有一颗纯净如水的心灵,这种品质作为一个艺术家显得格外可贵。今 天这类画不是很多,总的来说看了非常高兴。成绩是可喜的,道路也是明确的,感觉这个路子也比较好。作为青年画家距离完全成熟,还有不少课题需要努力。相信齐勇立会以一种虔诚不移的心态去迎接这一切。 袁宝林:勇立二十六岁进美术馆开个展,不是唯一的话也是少见的,二十六岁在我们眼里是小姑娘,当然实际上二十六岁也是干大事业的年龄,我想米开朗其罗他创作大卫是26-30岁,我把勇立和大卫拉在一起,我是希望她更有力地实现她的抱负,而且她有这能力,她有了天才的苗头,不愿意把她说得很不得了,因为不能骄傲。她的画画得还是很出色的,感到很神奇,现在在创作非常活跃的年代里边,有许多可能性来显示自己的创作才能,我觉得这一点正是对勇立创作开创了施展才能的余地,她是搞得装饰画,这种装饰艺术在西方现代艺术源头上,也是重要的一个领域,而且现在是这么一种发展趋势,从文化革命直到进入新时期以前,与我们传统的创作方式拉开了距离,当然这也并不陌生,这应该说是非常重要的发展,她与我们这几年讲的艺术自律性更加强调他的视觉性,这与那种文学性、主题性,为政治作图解拉开距离。自律性是音乐学上的一个概念,这种自律性也可以跟绘画的视觉性、抒性性、相联系在一起,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发展前途很有潜力的方向,在人文性 方面,在创作意图上还可以有更深刻一点的追求,我们不是把她当成某种有重大意义的题材,但至少是有意味的形式,我觉得完全可以在音乐性和视觉性这方面有新的建树。经过文革,大家在心里上都比较复杂,好多压抑的东西扭曲的东西比较多,而这种乐观的能够反映人的真性的美的东西并不多,而这方面勇立小姑娘以这种纯真的天性,作了有独特心灵有个性的自然表现,这是很可贵的,这也是很有吸引力的一种创作,而这种乐观和诚实是发自内心的,听说海空大师还是勇立的老师,她在题材上也反映了一种圣洁的感情,从美术史上,不管中国还是西方,都有一个相当长的时期,绘画是依附于宗教,但是现在不是这样,我们早就走出了这个宗教的时代,但有一种非常虔诚的宗教感情投入,我觉得这一点非常可贵。天才有两个条件,一个是狂热,这是从褒扬的角度称赞;还有就是灵感,灵感表现为直觉,超越语言的纯视觉性,除了直觉之外,还要有丰富的想象力,我觉得这一点在勇立的绘画中表现得非常突出,只有她这种投入,才能有这样的作品。我听梦慧讲,她喜欢唱歌,喜欢跳舞还喜欢现代时装,所以我看了世外狂欢,这都会有她自己的体会在里边。从她的形式看给人感受很丰富,很能打动人,那么表现儿童这种心灵方面,包括她对米罗,康定斯基的这种吸收借鉴都能感觉到,但是所有外来的影响,都不能代替她独特的语言,这一点是她非常可贵的地方。我知道梦慧是美院油画系董希文先生第三画室毕业的,毕业创作是画的三打骨精,我想他这些浪漫的东西,可能对她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但是她这种独特心灵的流泻,那是只有她这个年龄,她自己的经历才可能表现出来,这一点也不依附于她父亲,也不依附于她所学的,包括平面构成的影响,她的语言虽然还幼稚但具有自己的东西,这是非常可贵的。 邵大箴:齐勇立的画叫什么画、不叫什么画都不要给她定,它是什么自由派的画,装饰画还是象征派的画,宗教的画,它就是她自己的画,画家的画作为表露自己的本性,跟自己的性格相吻合,个人的内心跟所表现的东西、表现的对象、表现的语言是相吻合的,齐勇立她还很年轻很幼稚很纯真,她没有受到专业很强的训练。她又爱好音乐、跳舞、服装,她又看了很多壁画。很喜欢现代派的绘画,很喜欢康定斯基,很喜欢米罗,很喜欢那种几何型很复杂的视觉图案,这种东西她综合起来形成了她很强烈的表现欲望,非常想画,在很短的时间里,画了这么多画,有这种很强烈的欲望,这就是她,小立。齐勇立就是齐勇立,她就是这样画下去,过一段时间她肯定就不这样画了,想让她加强点这个加强点那个,现在她想改也不容易改,因为她没到火候本来不那么崇高就不要装崇高,不深沉就不要装深沉,你就是你,不要故做深沉,不要故做崇高,不要搞得这个不够,那个不够,你就这样画下去, 当然你一定多读书,多看画,多思考,我相信她过一段时问以后,她就不满足了,她会往前走,走过去之后,她还可能回来,就是这样反反复复,我觉得这是绘画的规律,所以现在在这个情况下,头脑不要发热,要冷静,不要故意去追求什么东西,要安下心来少受社会干扰。她的画中有毗卢寺的影响,包括云的造型,女人的形象都看得出来,这是很自然的吸收。有些画家把别人的东西拿过来,一看就感到很勉强,而她是很自然的吸收,都融在她的作品中去了,可贵就可贵在这儿,这个不能丢,这是她的天性。千万不要故做深沉故意追求什么,但是要读书学习思考,理解人理解社会理解艺术,这是很必要的。这样你28岁就与26岁不 一样,32岁就与28岁不一样,她自然而然地变这很重要,你做父亲的不要干扰她,故意地去提高她,也不要社会的干扰,不要商业化的干扰,别人的话,批评家的话,对与不对要多听,多思考,愿意吸收就吸收,不愿意吸收的不吸收,就是别人说得话很正确,但接受不 了就不接受,慢慢地过一段,思考思考有味道再吸收,我希望26岁的小立继续努力,认认真真地画画。 刘骁纯:看了齐勇立的画展,同意大家的初步印象和评论。先谈一个画外的感想吧,这几年河北出了好多不错的画家,从七届美展以后,就断断续续地有些优秀的画家在这里搞展览,前不久有9人油画展,去年出了个徐晓燕。今天又看到一位更年轻的齐勇立,所以我觉得这几年真是人才济济,很多新人都在脱颖而出,这个小立在河北的画家中她的画还是很特 殊的,她跟每一个画家都不一样,不管她是一种装饰风格也好,还是其它风格,总之她和其它河北画家作品都不一样,在形态上接近于壁画,当然在材料上是使用的是画油,我同意大家所说的,她这个画里边是一种女孩子纯净的心态很自然的表露,当然随着她的生活阅历增加,她的画面会更充实,也会改变这种面貌。我想我感觉她的画会在这样两个方面上发展,她的画里边我有个很强的感觉,她受到了康定斯基的影响,还有一个就是东方的宗教的影响,这两个方面比较突出,这也是她今后需要进一步深入研究发展的两个趋向,现在油画界抽象绘画,已形成一个势头,抽象表现绘画发展比较突出,就是所谓西方的热抽象冷抽象,在冷抽象这个领域里,东方画家很少能接受这里边的东西,我从小立的作品中间看到了很多这方面的东西,就是她可能从这方面进一步找到新的东西,她在色彩的运用上,符号的运用上,还是很有能力的,完全可能从这方面发展成新的东方的冷抽象的东西出来。这是我的一个感觉;还有一个就是从宗教壁画这个方面发展成更神秘更美好的东西,更有一种有思想深度的东西。她将来如何发展我们现在都说不好,我们也不要规定她什么,指出什么,可能她这种天性会慢慢地走向更成熟。 郎绍君:这还是装饰画,她的画翟墨说有一种宗教感。我认为更多的还是童话味道,我想如果把这些东西引到装饰绘画中来,那对装饰绘画会有新的发展,从现在来我总的印象是,已运用的符号大部分见过,但组合是新的,好象是各种各样的书,画册、造型、突然一夜之间,做了个梦,重新打碎,重新组合起来,这种组合的方式,还可以发展,继续怎么发展还很难说,西方也有人做这种尝试,如克里木特就是搞装饰绘画的,他的画中间有很多人文性的思考,当然这种人文性的思考一多,少女那种纯情的东西就少了。另外我跟大家的感觉差不多,正象李化吉老师说的,她的画那种天真,那种欢快,都是美的东西,而且非常自由,包括她那些符号的组织,都是非常自由的,所以在这一点上,象我们这些年纪大的人看了,特别在美术馆这个场合里,使人感觉很新鲜,联系这个问题我觉得没有什么宗教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没有经历苦难的人,不会有多少宗教内容,至于将来发展,那是另外的问题,我觉得现在她还是很天真的,她用了成人的那种艺术家的装饰语言和手法表现,却保留了儿童的天真和自由幻想的这种情趣,所以我觉得很有特点。她是大学毕业专门学美术的,我看她的装饰画画得非常好,构成画画得也非常成熟,但看她这些油画,就感到进入了儿童的精神天地,所以目前我认为她不定型,肯定是这样,到了一定时候,她的幻影、境界肯定要变 化,我想她那些天真的童趣会自然消退。当她这个语言形式和她新的生活感受结合起来时,还会出现新的面貌。目前这个画里头这些人物画还是象儿童画一样,大眼睛长眉毛长长的头发,这种不是儿童天生的,是受到儿童通俗形象地影响,所以我觉得下一步可以有意识地跳出来,改变一下。我特别喜欢那张《桃源渔村》,我觉得它不同于一般装饰画,它要比一般装饰画更丰富,造型也更别致一些,她把人带到了比装饰画更丰富的境界。还有那张《寻路》,我觉得这种画很有意思。这路比一般充满颜色和造型更能够对我有这样的吸引力,是不是多画一些这类的作品更好,这样在装饰和精神的表达这两者之间,是否会更好一点,能进入更高的层次。 刘骁纯:往装饰上发展,发展到极端这种装饰形式可能非常有意思。 邵大箴:她这个性格,她就是这个特点,娃娃心理,她所以这样画她不是故意做的,她就是非常纯真,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想增加什么增加不上去,关于宗教性,有宗教性没有宗教性也不能说明作品水平的高低,也许你信气功学一点佛,有多少就是多少,我认为千万不要拔高,要顺其自然,在绘画界非常重要,不要失去个性,我们很多人受过训练之后,失去了个性,看了作品没味道。 贾方舟:我有点不同的看法,我特别喜欢《世外狂欢》这张画,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是,这种方向可以吸收宗教的东西很有发展,还有《欢乐奏鸣曲》、《美妙的幻觉》这两张画可以发展成一种新的东西,我觉得很有意思,她在处理这些东西很有办法,因为这么搞的人不是很多。当然,自己的东西显得少了些。 袁宝林:我觉得勇立不但有非常丰富的感情,而且我相信她是爱读书有思想的,这点我觉得特别有潜力,也不必给她出什么主意,这取决于她自己的发展,你是什么样的修养,什么样的经历,你会找到最恰当的形式来表现。 陶咏白:看她那种画画的状态,我想从齐勇立的画展中,有明显的一种感觉,就是九十年代这个换代阶段,好多画展出来的画家,有成就的得奖的画家名字都很陌生,绝大多数都是陌生的。从整个局势的发展还有个特点,就是女性画家多了,在作品上除了数量,艺术质量也高了,特别是河北不断出来一些新人,齐勇立放在我们面前,她的画展给我们一种新奇感,在她的画展前面,我觉得理论有点灰色,很难给她鉴定,基本上是装饰性绘画或者叫工笔重彩,当然她用的材料也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材料来画,油画的那种肌理感不是很鲜明。她的装饰性绘画,是用了一种中国传统很古老的那种绘画方式,用中国绘画那种参禅的精神来画的,静坐在那里默想,把自己完全融化在境界当中,齐勇立她年纪轻但却用了中国很古老的参禅参悟,带宗教色彩的这种方法,来进行她的创作,这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除大家讲的这种装饰性绘画,从79年以后,装饰性绘画在中国比较盛行,而且到了一种矫饰风的程度,那么齐勇立的画拿出来,她给我们一种清新的感觉。从二十年代以来,装饰性绘画反映了时代的面貌,在我们脑子里装饰性绘画,是很理性的,因此,在她的画中就有精神性的东西,能够把装饰跟精神结合起来,使她的作品有一定的内涵,这也是她作品的特点。有人说她走的是东方之路,我想的确这也是她走出的一条路,运用了东方的创作的方法。在今天这个充满了信息的时代,今天浮躁的西方人是无法理解东方人这种精神训练的,也做不到, 象勇立这么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她确实能够这么平静的坐下来,从性格上修炼,这也是很不简单的。今天我从她整个的画看,如果单看一幅画,很漂亮,我同意郎绍君的说法,画耐看,看得进去,参观整个展览真是五彩缤纷,花了眼睛,缺少一种力度.刘曦林讲缺一种主调,这些问题都值得考虑。刚才大家对勇立的作品给了充分肯定,提了许多具体意见,我觉得这是很宝贵的,现在感觉到她非常天真可爱但也很幼稚,女孩子特点,我相信她再过一个阶段,脱掉了童真以后,也许经过生活的磨炼,经过自己各方面的学习之后,她的画风会有变化,她会搞出更好更新的东西来。 阿菊:正如大家所说的26岁的年龄实际是18、9岁的心态,在家里也是个娇娇女,这像是温室里长大的,今天她的画展能够请来我们国家第一流的评论家来评论她的画展,这在我们河北省也是史无前例的,这也是她的福气,今天能听到各位这么多的鼓励这么多的中恳的意见,我觉得对她今后的艺术道路,对她今后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希望勇立更加努力不久再拿出一批新作来向前辈汇报。各位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这么认真地研讨非常感谢,谢谢大家! 注:陶咏白: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比较研究中心,女性文化艺术学社社长美术理论家。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史论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美术理论家。 李化吉: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壁画艺委会副主任,壁画家,油画家。 袁宝林:中央美术学院史论系教授,美术理论家。 郎绍君:中央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美术理论家。 刘曦林:中国艺术馆研究部主任研究员,美术理论家。 刘骁纯:中国美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美术理论家。 翟〓墨: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作家,美术理论家。 贾方舟:美术理论家 (本文摘要发表在江苏画刊1996年10期)齐勇立画展于1996年6月12日至21日在北京林明整理

本文由永利77402发布于当代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灵的寓言

关键词: